人魔之间

人魔之间 自从上星期泰国旅游回来小志就一直高烧不退,有时清醒,有时陷入昏睡, 并不时地发出骇人的哀鸣。这让妈妈相当地担心,看了许多医院仍未见起色,然而慈母爱儿心切,尽管 秀媚受过高等教育,但是最后仍然不得不相信街坊所说的可能,就是中邪。经由邻居的介绍,秀媚带着小志的生辰八字,走了很远的路,找到了传说中 的八姑。「嗯……这……」「八姑……怎么样?」秀媚看着八姑紧皱的眉头,急着问道。「唉!照着这孩子的命盘看来,他今年是会有一劫,而且……可能……」「可能怎样?」秀媚急切的问道。「可能……过不了……」八姑沉吟着。「啊!」「不过……」「不过怎样?」「不过……怪了,我从来没看过这样的命相,他的命数照说只到今年,这原 本是决过不了的,但是,他的父母宫极旺,照说这种命盘的人一生受尽父母的庇 佑,应当不会是早夭之命,还有……他结婚了吗?」「还没!」「嗯……他的命真是太奇怪了,他今年该有一妻,而且能增他福寿,不该早 夭……不该早夭的……」「八姑,是不是要像以前的人一样,给他找个对象,冲冲喜。」「是没错…可是……这对象一定要比他年长,而且……最好是婚寡之人。」「这……你是说要找一个结过婚的人……这……」「你先别急,我说他的命相奇怪,这真的是我前所未见的,他注该有一个长 妻,但……却又只能私定终身,不能拜天地的。」「这……八姑,你愈说愈荒唐了,你这不是叫他找一个离过婚或死了老公的 女人来和他同居吗?」「是……是这样的。」「唉!我看我还是另外想办法吧!」秀媚尽管原本不愿相信这些旁门左道的 东西,但是现在是死马当做活马医,在来寻找八姑的路上,她不断地求神念佛, 希望真能从八姑这里得到解救儿子的偏方,但是听这八姑说得离谱,不由得又起 了怀疑。「唉!我知道你不能接受,我也不勉强你,我可以不收你一分一毫,我只想 证明我没看错,你先回去想想吧!我也要再想想。最好是能让我亲自看到本人才 能够确定,这样吧!如果你想尽办法之后,还觉得我可以相信,就尽快把他送到 我这里来,也许还会有办法,还有,你把你夫妻的八字一起给我。」「我丈夫已经过逝很多年了。」秀媚见八姑说得诚恳,不由得态度稍微缓和 了。「那就你的吧!」秀媚于是将自己的八字写给了八姑。「……」八姑看了许久,又有桌上写了许多不知所云的东西。「八姑,怎样?」「嗯!我没看错,你的命数和你儿子的确实相生相连,只是……奇了……」「又怎么了?」「来,我看看你的手。」八姑拉过秀媚的手来仔细端详。「怎样?」「这……从你的八字和手相都说明一件事。」「什么事?」「你应是旺夫益子命,你丈夫和儿子应该是大富大贵的……」「可是我丈夫死了啊!」秀媚听到这里已经听不下去了,更觉得八姑根本就 是在胡扯。「你先别激动!我指的不是你以前的丈夫,而是……」「八姑!对不起,如果你是说我会再婚的话,那我直接告诉你,那是不可能 的,我丈夫死了之后,我眼里只有儿子,我是不可能再婚的。」「唉!我看……我要是再说下去,你恐怕更不能接受了!」「你还是一次都说完吧!我自有主张。」「你……你会在今年结婚。」「对不起,我走了!」秀媚听八姑这样肯定地说,再也听不下去了,拿起皮 包里的红包往桌上一扔,就往外走。「三天之内……三天之内一定要把他带来,否则就来不及了……」八姑的声 音在秀媚的身后喊着,秀媚头也不回地往山下走去。************秀媚回到医院,医生马上迎面过来。「呵!林太太,你儿子可以出院了。」「啊!这……」秀媚有点不敢相信,昨天还高烧昏迷的儿子已经好了。「他的烧已经退了,人也醒了,现在大概正在收拾东西呢!」「医生,真是太谢谢你了,他……到底是什么病?」「这……大概……大概是吃了不干净的东西,有点食物中毒吧!」「哦!谢谢你医生,我这就去办出院手续。」秀媚高兴得直奔儿子的病房,她在电梯里想着自己竟然会花一天的时间拔山 涉水地去找什么八姑的,直觉得可笑。「小志!」秀媚推开病房的门,就见到儿子坐在床沿。「……」小志两眼斜睨着进来的秀媚不发一言。「小志……」秀媚看着儿子冷冷的眼神,突然背脊莫名地一阵发颤。「……」「小志……你……别吓妈……」秀媚看着儿子目露凶光的眼神,竟不敢往前 靠近。「……」「小志……你怎么了?你好点了吗……」秀媚刹那间觉得坐在床上的人不是 她的儿子,那眼神让秀媚觉得头皮发麻。「婊子!」小志的嘴巴缓缓张开,却恶狠狠地说了一句脏话。「小志!」秀媚这下知道不对劲了,那一声「婊子」让她整个人不由得从脚 底凉到头顶。秀媚惊叫一声,转身奔出病房。「医生……医生……我儿子……我儿子……他不是我儿子……」秀媚惊恐万分地拉着医生,声嘶力竭地喊着。「林太太,你冷静点,到底是怎么回事?」「医生……我儿子他……他骂我……骂我……婊子……」「这……林太太,可能你平常太宠他了,所以……」「不是的……不是的……你过来看看……看看就知道了……」秀媚拉着医生 往病房方向过去。在病房外,秀媚仍惊魂未定,不敢进去。「医生……你进去看看……」「好吧!」医生推开房门,走了进去。一会儿秀媚在病房外听到房内的对话。「医生,我妈呢?刚刚她怎么进来一下就跑出去了?」「哦!她去帮你办出院手续了,怎样,还会不舒服吗?」「不会了,好像做了一场梦一样,我现在只想赶快回家呢!」「呵,好,不过记得别再乱吃东西,你大概吃到不干净的东西了。」「嗯,我知道,啊……妈,你来了!」秀媚听着医生和儿子的对话,不由探头进来,刚好和儿子的目光对个正着, 只是这一次她看到的,却百分之百是她那俊秀儿子温暖的眼神。「嗯!」「林太太,你可能太累了,还是建议你多休息才是,小志,回家后可别再让 妈担心了。」「嗯!妈,你的脸色好差,对不起,是我让你担心了。」秀媚看着儿子回复正常,不禁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搞错了,可是,刚才那一 幕,却实让她魂都吓飞了。「林太太,你们收拾一下,我先下去了,等一下你来柜台签个名就好了!」医生说着离开了病房。秀媚看着床上笑吟吟的儿子,仍有点惊魂未定。「妈,你怎么了?我们快回家吧!」「哦……好……」秀媚发觉她的声音还有些颤抖着。一会儿之后,秀媚带着儿子登上计程车,秀媚仍然不敢直视儿子的眼神,深 怕又看到那可怕又邪恶的目光,不时将眼光移向车窗外头。「妈,你真的累坏了,看你都不说话。」小志在一旁挽着秀媚说。「嗯…是……是啊!妈这几天都没睡好,小志,你还记得这几天的事吗?」「我……我不太记得,只知道自己的身体一直都好像火炉一样地在烧着,好 难受。」「嗯……你从泰国回来的第二天就开始发高烧了,还…还一直做噩梦,把妈 都吓坏了,妈带你看了很多医院都不知道什么原因,你时好时坏,妈以为……」「妈,我现在全好了,你不用担心了!」「嗯……」秀媚这才稍微安心下来,刚才在医院所发生的事,也许真的是自 己的幻觉,很可能是被八姑影响的吧。秀媚给自己找了一个很牵强的理由来说服自己。秀媚稍放心地看着车窗外掠过的街景,这时车子驶进了一座隧道,车外顿时 暗了下来,而就在刹那间,秀媚从车窗的倒影中看见身旁儿子正在直视着她,秀 媚的背脊一下子又发麻起来,因为她从车窗的倒影中看见儿子的眼神,就和医院 中看到的是一样的。秀媚全身像被电击一样的颤抖着,她撇开目光,看着前面司机的后脑勺,不 敢再看窗子,更不敢看坐在身旁的儿子。「妈……你还好吧!」小志温柔的声音在耳边响着。「我……我……」秀媚竟吓得说不出话来。「妈,我看你真的是需要休息才行了。」秀媚就这样僵着身子,好不容易让自己的心神稍定下来,她想到了八姑说的 话。「小志……妈带你到山上去住几天,好吗?」「山上?哪里啊?」「哦……妈妈有个姑妈住在山上,很久没去看她了,我看……我们都需要休 息,就到你姑婆那边去玩两天,好不好?」「姑婆?怎么都没听你提过?」「哦……这……你姑婆平常不喜欢人打扰,所以……」「好啊!那我们什么时候去呢?」「嗯……我看……我们就别回去了,直接到山上去吧!」「不用先和姑婆连络一下吗?」「不用了,她那里没有电话,直接去吧!她会在家的。」************秀媚带着儿子换了几次的车程,几个小时之后,来到了八姑住的山脚下,而 天色已经渐渐地暗了下来。「妈,天都黑了,我们还要走多久?」「就快到了,走吧!」秀媚深怕被他发现,不敢和儿子多谈。走了近半个小时幽暗的山路,秀媚远远地望见八姑的房子透出微微的光线, 仿佛见到了菩萨显灵一样的兴奋,不由得加快了脚步。但一会儿她突然发现身后的儿子没有跟上,她回头一望,只看见儿子立在远 处山路的中央,一动也不动。「小志……你怎么不走了?」秀媚转过身往回走。但就在靠近儿子十余步的地方,她又看见了那张可怖的脸,山路两旁的树撮 沙沙的摇晃着,微微的夜色底下,儿子的两眼似透着青光一样的恐怖。「臭婊子,你想去哪里?」小志口中再次说出令秀媚心惊胆裂的话来。「小……小志……」秀媚惊恐得双腿一软,整个人瘫在地上。「嘿嘿嘿……」小志露出狰狞的笑,一步步地走向秀媚。「……」秀媚已经惊吓得说不出话来了,只有两眼惊惧地看着眼前这个不像 儿子的人慢慢地靠近她。「臭婊子,不逗你玩了,我看就在这里把你干了,省得老子夜长梦多。」「你……你……到底是谁?」秀媚终于从牙缝中勉强地挤出几个字来。「嘿……我是你的亲儿子啊!嘿嘿嘿……我的亲娘,嘿嘿……」小志狞笑几声之后,伸手突然将秀媚的裙子「刷」一声地撕了开来。「你……救命……救命……啊……」秀媚只能在喉间有气无力地喊着只有她 听得到的声音。「嘻……嘻……亲娘,让儿子给你爽一爽吧!别叫了,嘿嘿……」小志说着脱掉了裤子,露出那粗大的阳具,就扑倒在秀媚身上。「啊……不……不要……救……救命……啊……」秀媚惊惧着眼泪直流。「孽障!」突然,在小志背后传来一声霹雳巨吼,小志压在秀媚身上的力量渐渐地消失 了。而秀媚也在这时候昏了过去。一会儿之后,秀媚悠悠醒来,已经躺在一间屋子里面。秀媚定过神来,只见八姑状似天神一般地立在眼前。「我就觉得今天晚上山上的空气愈来愈浑了,原来……」「八姑……哇……」秀媚再也忍不住地放声哭了出来。「唉!你现在相信我了吧!」「八姑……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」「你还看不出来吗?你儿子被脏东西沾上了。」「这…八姑……求你救救我的孩子……八姑……」秀媚这时再也深信不疑, 马上双膝一跪,求着八姑。「你先起来,我要先知道这孽障是何方神圣!走,到前厅去。」八姑领着秀媚来到前厅,秀媚只见儿子小志被五花大绑地绑在椅子上。「妈……救我,妈,为什么把我绑起来?」小志一见妈妈,马上又回复了正 常的神情哭着说。「孽畜!还装…」只见八姑扬起手上小瓶子,将瓶里的水往小志身上泼去。「啊……啊……老妖婆……我干你祖宗的老烂穴……啊……嘿嘿……」刹那间小志又回复了狰狞的模样,看得在一旁的秀媚又是惊惧,又是难过。「八姑……」「别急,让我先问问他。」「嘿嘿嘿……老妖婆……你最好放开我,让我尝尝我娘的小嫩穴,嘿……如 果……你的老穴也痒的话,我也可以让你爽一爽,怎样?」「畜牲!你也不看看你现在的情况,还敢放肆!」「嘿嘿……老妖婆,别以为你这样就能困得住我,老子火起来,先把这小子 的魂给撕了,让我那骚娘永远也尝不到让儿子干穴的美妙滋味,嘿嘿……」「八姑……你要救救小志……八姑……」秀媚在旁听得惊恐万分。「我看不让你吃点苦头,你那臭嘴是不肯闭上的。」只见八姑从口袋摸出一 块红布,说着就往小志头上一罩。「啊……哇……啊……老妖婆……快拿开……啊……烫死我了……啊……」「先闭上你的臭嘴,我问你什么,你就答什么!」「啊…我闭你他妈的老烂穴……啊……好…好……我闭嘴……快拿走……」八姑伸手将套在小志头上的红布除去,只见小志满脸的水泡,仿佛刚被开水 烫过一般,两眼恶狠狠地直瞪着八姑,面容恐怖狰狞。「好,你到底是谁?」「老子……」小志待再发狠,但见八姑手上红布一扬,嘴又闭上。「还没玩够?」「好,我说,我叫张扬!」「再说!」「我生前和老娘通奸,嘿……干自己老娘真是他妈的爽……」「啪」一声,八姑用手上红布往小志脸上一掴。「还不干净!」小志脸上被红布一掴,脸上的水泡顿时破开,又加了一道浮肿的红印。「八姑……」秀媚见状心有不忍,毕竟那个身体是自己儿子的。「不要紧……畜牲!我看我还是将你套上一晚,明天再问好了!」八姑作势 要再将红布套上。「好好好,别套……我再说就是!我和我娘因为通奸被村人发现,村人将我 娘浸了猪笼,然后把我吊死,还把我的骨灰扔进海里,我的魂魄一直随着大海飘 到了南洋,被人拾了回去,供在路旁的小庙里,可是……庙里其它的兄弟,一直 不让我享用供奉,每天毒打我,今年刚好七七四十九年,如果我再不设法逃离那 个地方,我就会魂飞魄散,永远也别想再投胎了!」「畜牲!你投胎也是一头猪。」「总比魂飞魄散好吧!」「然后呢?」「然后就在半个月前,有个人进来庙里,竟在里面睡着了,我见机会难得, 就趁他魂飘神游的时候,进了他的身体。」「那……那小志呢?」秀媚在旁焦急地问。「他……他在,我进来以后,他还想跟我挤,我就让他休息了!」「什么!」八姑怒吼一声,震得小志往后一倒。「啊!别……别生气,我叫他起来就是……」一会儿之后,小志的眼神渐渐地柔和起来。「妈……我…我怎么……妈……谁把我绑起来了?」小志显然已经回来了。「小志……可怜的孩子,八姑,现在该怎么办?」「嘘……」八姑举手作禁声状,将秀媚拉到一旁。「八姑……」「现在我必须想办法让那畜牲的魂魄离开你儿子身上。否则,久了连你儿子 都救不回来了。」「那……求求你,八姑……」「你儿子气虚,很快又会被他取代,先问他清楚再说。」「喂!我都说了,还不把我放开!」小志又被张扬给取代了。「急什么!我再问你,你娘呢?」「我……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我断了气之后,一直飘飘忽忽的,什么都不知 道,等我的魂魄聚拢之后,我已经在海上了,我想……我娘大概也和我一样,被 扔进大海了吧!」「畜牲,你生前因乱伦而死,死了又想害人乱伦,我还能容你吗?」「哼!你别忘了,那小子的命在我手上,你敢再动我一下,我就先打散了那 小子的魂。」「八姑……别让他……」秀媚急得拉着八姑的手。「那你想怎样?」「我想…你也不可能再让我待在这小子的身体里了,更何况,那小骚货也不 可能让我干她,这样吧!我做鬼也做得很久了,你就超渡我,让我投胎去吧!」「就这样?」「你还有更好的办法吗?」「这……好吧!也算功德一件,我就超渡你,不管你来世做牛做马,不可有 怨言。」于是第二天一早,八姑准备了一切香烛,开坛念咒,开始做起超渡法事。只见被张扬附身的小志从口中不断发出震人心弦的哀鸣,不时满口秽言的咒 骂不停,或两眼翻白,口吐秽物,直看得秀媚泪流满面,不能自己。「我看你还是先出去走走吧!我一个人就行了。」八姑停止了念咒,对着秀 媚说道。秀媚也实在看不下去了,于是就听从八姑的话离开屋子,到屋外透气。一会儿,秀媚在屋外又听到法器响起的声音,夹杂着八姑念的咒语,不时还 传出类似动物的哀鸣声。秀媚坐在屋外的石椅上,即使用双手捂住耳朵,还是不 能阻止那令她极不舒服的杂音进入她的脑子里面。不知道过了多久,屋内只剩下八姑摇动法器和念咒声,周围的气氛渐渐地祥 和起来,慢慢地,秀媚看着远方山峦间射出几道红橙色的霞光,天色已经渐渐暗 下,而屋内也恢复了平静,秀媚才忍不住再踏入屋内。只见小志脸上的神情由痛苦慢慢地转为祥和,脸上的水泡也慢慢地消失。而 八姑则满头大汗地坐在一旁闭着眼睛。「八姑……」「吁……终于大功告成了……」八姑睁开眼睛说道。「呜……」这时在屋角突然传来一声野兽般的低鸣声,把秀媚吓了一跳。秀媚转身仔细一看,才发现屋角蹲着一条全身黑色的大狗,两眼透着诡异的 双色瞳孔,直盯着她瞧。「八姑!」「别怕!走开!」八姑对着那条黑狗低吼一声,那黑狗听话地起身钻入屋后 房内。「八姑……现在怎样?」「没事了!」「八姑,他……真的走了吗?」秀媚不放心地问。「别的可以假装,但是我那法器所烧伤的痕迹只会在恶鬼身上留下,伤痕消 失就表示他已经走了。」「八姑……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谢你……」「不用了,这也算替我自己做了一件功德,你今天就可以带儿子回家了。」秀媚带着忐忑不安的心,趁着天未全黑时和儿子离开八姑的屋子。秀媚仍带 着惴惴不安的心情,在下山的路上不时回头望着八姑的屋子,远远只见八姑站在 门口动也动,秀媚向她挥了一下手,许久才见八姑缓缓举起手掌,做出再见的手 势,秀媚这才渐行渐远。就在八姑的屋子完全地没入黑暗当中时,秀媚隐隐约约听到山上传来一声凄 厉的狼嚎,在山谷当中不停的回荡着,秀媚背脊上发麻的感觉仿佛又浮了上来, 她只有赶紧加快脚步,离开这诡异的地方。一路上秀媚不敢向小志说太多,只是告诉他发高烧生病的事,除了不愿意多 谈这令她心有余悸的过程之外,她仍然还没有百分之百的放心,儿子是不是真的 完全好了?她没有把握,一切只能等回家之后再说。秀媚也试图不断地用各种方 式试探小志,都看不出任何反常现象之后,秀媚才稍微地相信那恶鬼已经离开儿 子的身体了。************一个星期之后的一个晚上,秀媚在房间睡得正熟,突然被一阵细索的声响吵 醒。「啊!」秀媚张开眼睛,在昏暗的房内突见一个人影站立在她床头,吓得她 一声惊呼。「妈,是我啦!」秀媚惊魂未定,虽然房内灯光可以看清楚床前站的人是儿子小志,但在刹那 间她以为那恶鬼又现身了,心头还狂跳着,久久说不出话来。「妈,对不起,吓到你了?」「没……没关系,这么晚了,你怎么还不睡?」秀媚稍定心神地说道。「妈……我睡不着……」小志一副不安的样子。「怎么了?」秀媚看出儿子的神情有异,紧张地问。「我…我一直做噩梦……那天从山上回来之后,每天都…都这样…我……」小志脸色不安地说。「啊!真的,梦见什么?」秀媚紧张地问。「我……我也说不上来……只是好像……好像有一个人……不停地在我的耳 边说一些……说一些很难听的话……」「什么人?」秀媚这下子更是紧张万分,深怕那恶鬼并未完全除去。「我……我不知道,看不清楚,只是……只是不停的说一些……脏话,不让 我睡觉。」「他说了些什么?」秀媚这下心里又浮现了那恶鬼现形时满口污秽言语的模 样,不由得身体开始发颤。「他说…他说……哎……都是一些三字经之类的粗话啦!妈,我说不出来, 我不想一个人睡,我跟你一起睡好不好?」儿子说到这里,秀媚大概也知道所谓三字经之类的粗话是什么,因为张扬那 阴魂不散的恶鬼就是满口这种粗话。秀媚心里直觉得发毛,不知道是那恶鬼还没 完全离开儿子,还是那只是儿子被附身时所残留在儿子心里的阴影而已。秀媚不 敢多想,也不敢多问。「都快廿岁的人了,还像小孩一样!」「妈……我……」「哦……可怜的孩子,好吧!和妈一起睡,来!」秀媚心疼儿子地说。就这样连续几天,秀媚担心儿子再做噩梦,就同意让儿子和她一起睡,白天 醒来知道儿子睡得很好,没有再做噩梦,她才渐渐地放心。慢慢的,秀媚每晚也都习惯了和儿子一起同眠,渐渐地淡忘了不久前发生的 事了。在母子同睡之后的半个月,秀媚睡到半夜,突然觉得腰被搂住。回头一看是小志紧抱着她,正睡得香甜,秀媚原本想叫醒儿子,但是又不忍 心吵他,索性就让儿子这样抱着。几天之后,小志似乎又习惯了抱着妈妈才能好好睡,而秀媚也没反对过,总 是让儿子从身后抱着她。慢慢地,有时母子两人面对面地睡着时,小志还是会抱 过来,将头埋在秀媚的胸前,这让秀媚不由得回想着儿子小时候自己也都是这样 哄儿子睡的,所以秀媚心里只觉得一股做妈妈的温暖,丝毫不以为意。但是慢慢的,儿子似乎已经不愿从背后抱她了,有时她睡到半夜,还会被儿 子扳过身子,和儿子正面相对的拥抱,甚至,她可以感觉到儿子抱她的力道,愈 来愈强,有时候还会将大腿压在她的腿上,像八爪鱼一样地缠在她身上。一直到有一次,秀媚一样让儿子抱着,可是睡到一半时,突然发现自己的胸 口凉凉的,她睁开双眼,发现自己的胸罩竟然已经脱落,整个乳房露了出来,而 儿子的嘴唇正搭在她的酥胸上面,乳头抵着儿子的脸颊。秀媚急忙将儿子的脸轻 轻地推开,将自己的胸罩戴好,回头看看儿子还在熟睡着,直觉得这孩子真让她 心疼。第二天,秀媚一样睡到半夜发现自己腰际凉凉的,醒来一看,自己的睡袍整 个掀了开来,白色的三角裤都露了出来,而儿子的手就环抱着她光溜溜的腰部。秀媚连忙将儿子的手拨开,小志惺忪着双眼醒来。「妈……怎么了?」「小志,你睡相真难看。」秀媚拉好自己的睡袍,对儿子说。「唔……」小志翻身再抱着秀媚又睡着了。秀媚这回细细地看着儿子纯真的模样,就不再多想,也躺下拥着儿子睡了。但是隔天晚上,秀媚真的被惊醒了,因为她的胸罩又脱落了,而且当她醒来 时,自己的乳头正含在儿子的口中。「小志……小志……」「唔……妈……怎么了……」小志又惺忪着眼醒来。「小志,你告诉妈,你是不是故意的?」「妈……什么……啊……」小志看着妈妈胸前敞开的衣襟,露出的乳房,突 吓了一跳。「妈……对不起,我……我不知道……」「嗯……没事了,你睡吧!」秀媚看着儿子的神情,真的不是装出来的,于 是不再追问。「妈……我真的不是故意的,我…我回房去睡好了。」小志说着就要下床。「小志,不要紧的,妈又没怪你。」秀媚连忙拉住儿子。「妈,说真的,我可能是真的不小心才……因为每次睡在妈妈身边,就觉得 好温暖,可能不知不觉就……」「孩子,没关系,你小时候也都是这样,半夜还会偷吃妈妈的……」「真的吗?」「嗯!好了,睡吧!妈不再吵你了。」「妈,你真好,我爱你。」小志感动的抱着秀媚。「嗯……妈也爱你,来,睡觉吧!」************就这样,秀媚还是常常会在半夜被儿子脱下胸罩,甚至吸吮着她的乳头。秀媚只觉得这孩子是从小被她呵护太多,才会这么依赖她,所以就任由他, 不再叫醒他了。只是,有时候秀媚的乳房会被儿子吸得心头一阵骚痒,甚至,秀 媚会不知觉的将乳房顶向儿子的嘴。后来,秀媚索性睡觉时自动将胸罩脱下,好让儿子只要掀开她的睡衣就可以 吸她的乳房了。可是有一次,秀媚正被儿子吸得舒服的时候,睁开眼睛却发现儿 子也正看着她,在灯光昏暗的房里,她看见儿子看她的眼神……那熟悉而令秀媚 刻骨铭心的邪恶眼神,令秀媚狂呼惨叫一声,从床上翻身滚落床下。「小志……你……」秀媚颤抖着爬起来,双手扶着床沿,惊惧的看着儿子。「嗯…妈……你怎么了?」小志揉着惺忪的眼睛,似刚被秀媚吵醒的模样, 一副不解的神情看着秀媚。「我……」秀媚张着受惊的双眼看着儿子,不禁怀疑刚才……是不是自己看 错了。「妈,你也做噩梦了?」「是……是啊!」秀媚带着怀疑且不安的心情,慢慢的爬上床去。「妈,你大概是被我影响了,别想太多了,睡吧!」小志说完又倒头睡了。秀媚楞楞的躺着,刚才是自己的错觉吗?她看着身旁熟睡的儿子,慢慢的认 为一定是自己担心太多的缘故,因为她也不能肯定刚才是自己刚从噩梦中醒来, 还是真的看见那邪恶的眼神。************从那天起,秀媚在睡前总把灯光调得更亮些,即使让儿子在半夜可以清楚的 看见她的乳房,总比再让她看到那阴森恐怖的眼神要好。又一天,秀媚一直没睡,灯光也一直亮着,到半夜时,秀媚清楚的感觉到身 旁的儿子开始解她胸前的扣子,她不作声的看着儿子仍闭着双眼,很熟练的一颗 颗解开她的睡衣扣子。突然小志睁开眼睁一口将秀媚的乳头含进口中,然后才发 现秀媚直盯着他瞧。「妈……」小志神情尴尬地说。「小志,你还说不是故意的?」秀媚轻声的说,语气中并没有责怪的意思。「妈……本来……本来不是,可是……可是后来妈自己……自己会把……把 胸部靠过来……我……我就……」秀媚听儿子这么说,才发现自己这一阵子似乎已经习惯了让儿子吸吮她的乳 房,有时候确实是自己有意将乳房露出在儿子嘴边让儿子吸。「这……我……」「妈,你喜欢我这样吗?」小志突然反客为主的问秀媚。「我……」「妈,我爱你。」小志双手又将秀媚紧紧的抱住,将脸贴在她的乳房上。「孩子……」小志没等妈妈说下去,一口就含住了秀媚的乳头。「啊……」秀媚一直以来都是在彼此都半睡半醒的状态下这样做,而这是第 一次在两人都清醒的时候,不由得让秀媚有些失措,但是又舍不得拒绝儿子,就 这样任由儿子吸吮着她的乳头。「滋……滋……滋……」小志口中不断的发出吸吮的声响,让秀媚完全没了 原来那股母亲的感觉,取而代之的是她脑海中和丈夫曾有的性爱画面。这不由得让秀媚惊觉不对,急忙将儿子推了开来。「妈……」「孩子……我……妈累了,我们睡吧!」秀媚不知道该如何说,只好倒头盖 上被子。小志无奈也只好一同睡了。秀媚一夜不能成眠,因为她的脑海中浮现了两个字——「乱伦」!小志被附身的恐怖景像又在她的心底出现,那个因为乱伦而被处死的恶鬼, 不由得让秀媚起了戒心,自己决不能犯这样的错,否则就像那恶鬼一样。但是秀媚不知道如何告诉儿子,不知道如何拒绝儿子再和她同床!于是她想 起了八姑说的话,要赶紧给儿子找一个对象才行,也只有这样才能顺理成章的让 儿子将注意力转移。但是,如果照八姑说的,一定要找一个结过婚,而且年纪比 小志大的女人才行,这……要到哪里去找呢?秀媚想着想着,天色不知不觉的已经亮了,她掀开被子准备起身,赫然又发 现自己的睡袍又掀了开来,儿子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搭在她的三角裤上面了。秀媚这时别无它想,只有再找八姑了。于是她一早就瞒着小志,再次上山。************「八姑,你说的对象,要到哪里去找啊?」秀媚说。「呵!机缘一到,她自然就会出现了。」「八姑,你干脆就明白告诉我,我该怎么办才好,再下去…再下去…我…」「呵!再下去怎样?」八姑两眼凝视着秀媚,仿佛要把她看穿似的。「我……我们再这样下去总不是办法啊!」秀媚被八姑看得低下头。「记不记得我说过,你儿子今年会有一个妻子,而且是没有婚约的,不能经 过拜天地的?」「记得,可是……这对小志公平吗?他还年轻……」「一切都是注定,只有这样才能助他一帆风顺,化险为夷,非常命格就要用 非常方法,否则…难道你愿意见儿子娶一个正常的女人,然后潦倒一生,甚至… 不能得享天年吗?」「当然不要!」「经过了上次那件事之后,你还不信我吗?」「信!我信,八姑,我绝对相信你说的话,所以我才又来找你,难道真的没 有别的办法了吗?」「有的话,我早就说了。」「那……这个女人到底……」「唉!我看还是点你一下吧!你记不记得我看过你的八字以后怎么说的?」「你说我的命格和我的孩子是相依相生的,是旺夫益子命,我丈夫和儿子应 该是大富大贵的。」「还有呢?」「你说我会有第二个丈夫,而且今年会结婚,可是…我是不可能再嫁的…」「我说你会结婚,指的并不是明媒正娶的婚姻。」「你是说……我和儿子一样,只能和人同居……」「嗯!还有一点我没说,就是……你的对象年纪必须是比你小,最好是…… 咳!我不能再说了,你回去好好想吧!时机到了自然就水到渠成,你不要抗拒, 这是命,缘分来的时候,你必须抛开一切,尤其是……尤其是世俗的观念,你们 母子……才能得到幸福……回去吧!」************秀媚想着八姑临走时所说的话,一直是不得要领,总之,一切就照八姑的意 思,别违背了自然发生的事,否则就坏了儿子大事了。于是秀媚回来后的几天,一直特别注意儿子日常生活中所遇到的任何女人, 尤其是年纪稍长、结过婚的女人。有几次秀媚还怀疑街口杂货店那个身材痴肥臃 肿的老板娘就是八姑口中所说的女人,所以好一阵子让秀媚心里挣扎了好久,直 到后来得知那老板娘的老公就是市场卖菜的,才放下一颗心。一天睌上,小志从就读的夜校回来。秀媚刚洗过澡,身上裹着浴巾,正在房 内吹着头发,没听见儿子开门的声音。就在秀媚吹好了头发把吹风机关掉的一刹那,突然发现房门口站着一个人, 把她吓了一跳,吹风机掉在梳妆台上,连身上的浴巾也倏地从她身上滑落。「啊!小志……」秀媚发现那个人影是儿子小志,连忙弯下身去拾脚边的浴 巾,可是却一个踉跄,往前滑倒。「啊!妈……」小志连忙上前抱住秀媚,秀媚整个赤裸的身体就扑倒在儿子 身上。「啊……」秀媚赤身露体被儿子抱住,心里一慌,急忙挣脱,可是浴巾已被 她脚底一滑给踢进了床底下,她一时更慌了手脚,立在当场,只能用双手遮住重 要的部位。「妈……你还好吧……」「小志……你……出去……」秀媚低头不敢看儿子。「哦……好!」小志这才看出妈妈的尴尬,急忙退了出去。秀媚见儿子出去,这才发现自己身旁的衣架上不正挂着另一条浴巾吗!秀媚让自己的窘态弄得相当的狼狈,不懂自己怎会如此慌张。当晚,母子两人照样同床而睡,只是秀媚今天被儿子看见了自己的身体而不 自觉的多穿了几件衣服,不但戴上了胸罩,也不穿睡袍,改穿睡裤了。可是到了半夜,秀媚再度被那熟悉的触感给弄醒了。秀媚张开眼睛,发现自己上衣的钮扣已经完全被解了开来,粉红色的胸罩不 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完全的脱掉,放在枕头旁边,儿子正津津有味的又再吸吮着 她的乳房。「妈,你醒了!」小志没停下来,看着妈妈仍继续吸吮着。「唉!你……愈来愈不像话了,明目张胆的脱妈妈的内衣。」秀媚虽然这么 说,但是语气中却没有一点责怪的意思。「妈,我知道你不会反对,而且……」「而且什么?」「而且妈也喜欢,对不对?」「胡说!愈来愈不像话了。」秀媚假装扳起脸孔的说,可是却一点也不像生 气的样子。「嘻……妈,你的身材真好,一点都不像四十岁的样子呢。」「你……妈真的要生气了!」秀媚见儿子哪壶不开提哪壶,挑起她的尴尬, 不禁真的有些微嗔。「妈,我是说真的嘛!你好漂亮,我好喜欢!」秀媚见儿子说得真心,不由得女人爱被赞美的本性也被挑了出来。「妈老了!」「才不呢!光说妈的胸部,又高又挺,摸起来又有弹性,让人……」「小鬼,愈说愈像个色鬼,让人怎样?」「让人……舍不得放掉。」「所以你才每天一定要吸妈妈的奶?」「当然!谁叫你那么……那么迷人……」「呵!看来妈好像找到了懂得欣赏的人了,不是?」「是啊!妈,你真的好美,我好想……」「好想什么……」秀媚一听儿子说到这里,突然觉得不对。「好想亲亲妈妈……」「不行!我们已经很过分了,妈不允许你再得寸进尺。」秀媚正色说道。「……」小志见妈妈坚决的口气,不好再答话。这样一会儿之后,两人都有点尴尬,不知道说什么,而秀媚的乳房却还被儿 子握在手上。「睡吧!」秀媚只好躺下,闭上眼睛。「妈……」小志无奈,也只好慢慢的放开妈妈的乳房。秀媚的心有点被儿子搅乱了,又是一夜不能成眠。************第二天早上,秀媚发现对门搬来了新的人家,是个打扮相当时髦、年纪约三 十岁的女人。经杂货店老板娘的口中得知,她刚离婚没多久,而这消息不由得让 秀媚起了戒心,尤其她从杂货店回来时,刚好又碰到小志正和那个女人在门口有 说有笑的,秀媚心里顿时有种强烈的排斥。进门之后,秀媚一直不发一语,坐在沙发上沉思着。「莫非那女人就是八姑所说的……可是……怎么可以呢……唉……小志怎么 能和那样的女人……不行……可是……如果是……那不正好吗?」秀媚心中充满了矛盾,她实在不愿意儿子和那个风尘味十足的女人在一起, 可是,如果真照八姑所讲的,小志是非得和离过婚、而且年纪比他长的女人在一 起才能得到命格中所显现的大富大贵,那就非得如此不可了。「妈!你怎么了?」小志在秀媚身旁坐下。「没什么!小志,刚刚……那个人……」「哦!陈姐啊,她人不错哩,说要找一天要我到她家吃饭呢!」「哦!」秀媚听了更加的笃定,这个儿子口中的陈姐就是八姑所说的人了。终于出现了!秀媚心里想着。「这样也好,只要小志能够幸福,我还计较什 么呢!」秀媚尽量的说服自己去接受这样的事实。可是当晚,秀媚还是久久无法平衡,久久无法入眠,而就在这时,儿子又开 始脱她的睡衣了。秀媚有点心烦意乱,索性张开眼睛,坐了起来,自己解开自己的扣子。「妈……」小志见妈妈突然的举动,不知道妈在想什么。「孩子!抱我。」秀媚敞开自己的衣襟,露出双乳,张开双臂要儿子抱她。「妈……」小志有点受宠若惊,但还是二话不说就将妈妈抱个满怀。「亲我…」秀媚干脆将上衣整个脱掉,完全的赤裸着上身,让儿子抱个够。也许是一种即将失去儿子的危机意识吧,秀媚知道自己的行为有点在赌气。「嗯……」小志一口就将妈妈的乳头含进了口中。「小志……除了妈妈的乳房,你还想亲妈妈什么地方?」一会儿之后,秀媚捧起儿子的脸,对儿子说。「妈……我……」小志话还没说完,秀媚已经主动将嘴唇印上了他的嘴。「唔……」秀媚像变了一个人似的,吸吮着儿子的双唇,不时将舌头伸入儿 子口中搅拌着,直把小志吻得兴奋不已,紧紧的抱住妈妈。秀媚这一吻,足足吻了近五分钟,才慢慢的分开。「孩子……感觉怎样?」「妈!你好棒,我还要……」小志意犹未尽的又吻了上来,并将妈妈推倒在 床上。秀媚被儿子整个压在身上,突然她感觉儿子的下身有东西顶着她的腿根。秀媚知道那是什么,但是嘴被儿子封住,她不能说什么,也不想说什么,一 切顺其自然吧!一想到这里,秀媚突然想到了八姑所说的话,一切顺其自然,不 要抗拒它,难道……难道也包括现在……秀媚想着,突然发现儿子的手伸进了她的睡裤,她一下子本能的吓了一跳。但是……八姑的话又在儿边响起……一切顺其自然……不要抗拒……但是就在犹豫之间,儿子的手已经摸到了她的三角裤。秀媚想阻止,但是却 突然想到了八姑所说的话,她说儿子定要和一个有过婚寡的女人同居才能大富大 贵,而自己不正是吗?八姑又说自己是旺夫益子命,今年会有第二个丈夫,而且…不能明媒正娶… 那……如果……我和儿子……不是正好不能明媒正娶吗?而……旺夫益子,既是 夫,又是子……不正好……天啊!八姑也是这么说儿子的,儿子只能和年纪比自 己大的女人……难道……秀媚又想到临走时八姑暧眛的话……「你必须抛开一切,尤其是……尤其是世俗的观念,你们母子……才能得到 幸福……」顿时秀媚明白了。原来……说来说去,我们母子……天啊!就在秀媚想到这里时,儿子的手已经钻进了她的三角裤,正在她的阴毛上面 游走。秀媚本能的紧紧抓住儿子的手。「妈……」小志的冒险,原本以为很顺利可以一亲妈妈的芳泽,但刹时妈妈 的阻止又让他不由得低头惭愧起来,等着妈妈的责难。秀媚凝视着儿子,耳边又响起了八姑的话:「水到渠成……水到渠成……」秀媚突然做了决定,她站起身来立在床上,慢慢将自己的睡裤脱下,露出那 粉红色的蕾丝三角裤。「妈……」妈妈的动作反而令小志手足无措起来。「孩子,你真的喜欢妈妈?」「嗯!妈,我爱你!」小志斩钉截铁的说。「脱衣服吧!」秀媚低头帮儿子解开裤带。一会儿,母子两人身上都只剩下内裤而已。「唔……」秀媚看着儿子内裤上面涨得硕大无比的粗大印痕,突然觉得一阵 晕眩,即使是儿子的父亲,也没如此壮硕的东西。秀媚颤着手,顺着儿子内裤上的突起,慢慢的抚摸着,终于她忍不住将他的 内裤脱下,顿时一根粗大的阳具,红通通的绷现在她眼前。秀媚顺着阳具上暴起的青筋,温柔的抚弄着,直把未经人事的小志逗得几乎 忍不住射出精来。秀媚跪在床上,抬头看了儿子一眼,然后张开嘴,将儿子的阳具含入口中。而就在秀媚才将阳具顶进喉咙时,小志再也忍不住的将精液直接射入了她的 口里。「妈……好棒……你好棒……」小志抱着妈妈的头,享受着高潮时阳具抖动 的快感。「唔……孩子,舒服吗?」一会儿,秀媚让儿子的阳具从口中拔出。「妈……我爱死你了,我还要……」小志刚射完精,却一点都没有痿缩的样 子,仍兴致勃勃地高高挺着。「嗯!孩子,这样就够了吗?」「妈……你……」「难道你不想……」秀媚双手拉着自己的三角裤,做势要往下脱。「想!妈,我想!」小志兴奋地抱着妈妈,飞快地将妈妈的三角裤奋力往下 一拉。秀媚的裸体再次毕露在儿子面前,而且,这次是清清楚楚的让儿子仔细欣赏 着。「妈……好美……」小志爱不释手的抚摸着妈妈浓密柔细的阴毛。「孩子……你要怎样,妈都……可以给你!」「妈,真……真的?」「嗯!」秀媚往床上一躺,双腿勾住儿子的脖子,让自己阴户上的裂缝,完 全的暴露在儿子眼前,秀媚自己都不相信自己会这样做,可是八姑的话像是催眠 一样的令她不顾一切。「妈……」小志跪下来低头就吻向妈妈的阴户,开始拼命的吸吮着。「滋……滋……滋……」秀媚的身体愈来愈炽热,阴道里的爱液不听使唤的 直往外流,沾得小志满嘴。「嗯……亲儿……好……啊……妈要……啊……」秀媚被儿子亲得骚痒难耐,她此刻脑子里只想着儿子粗大的肉棒。「孩子……来……你知道再来,我们要做什么吗?」「妈……」小志点头表示知道。「嗯……你要干妈妈的小穴……我们母子要……要性交了……」「妈……我爱你,我要娶你做我的妻子。」「孩子,妈知道,这一切都是注定好的,妈早就知道,妈也告诉你,妈从下 一刻起,从你……干妈妈……插入妈妈的小穴开始,妈妈除了是你的妈妈之外, 也是你的妻子,你要答应妈,除了妈妈之外,不能有第二个女人,好吗?否则… 妈就不给你……不给你干。」「妈,你是我这辈子唯一的老婆,我发誓,我只要妈妈……」「好了!妈相信,因为……这一切都是注定的。」秀媚这时已经完全不怀疑 八姑的法力了,因为她此刻心情正强烈的期待着和儿子乱伦相奸的快感。「妈,我要……」小志扶着自己的阳具在妈妈的穴口胡乱的顶去,却不得其 门而入。「让妈来吧!」秀媚伸手从底下握着儿子的肉棒,顶向自己的小穴。「好……用力……干我……」秀媚将臀部往上一挺,儿子的肉棒没入了自己 的阴道。「啊……坏儿……好粗……干死妈了……」秀媚阴道像被撕开一样的疼痛, 但随即就被快感给取代了。「嗯……快抽送……好好的干妈妈……妈是你的人了……干我…干我……」秀媚久未享受过性交的乐趣,一下就陷入了疯狂的高潮里面,淫声浪语的取 悦儿子。而小志虽然初经人事,但却没让妈妈失望,母子两人都是泄了一次又一 次,直到日上三竿,母子两仍快乐的性交着。************秀媚因为有八姑的暗示在先,早已认定母子两的乱伦是注定的,而且是对儿 子将来好的,所以完全没有乱伦的罪恶感,反而很快乐的期待着儿子大富大贵的 将来。秀媚有有儿子性爱的滋润,整个人仿佛年轻了许多,也特别为了儿子,刻意 的打扮起来。而小志对妈妈也是爱极的呵护,幸福洋溢在脸上不可言喻。母子两人就在充满性爱的新生活之后的一个月,秀媚觉得还是要上山去得到 八姑的认可才能完全的心安,于是带着心爱的儿子再次上山。秀媚此刻上山满是欢喜,在山下附近的小镇,她心想,除了红包之外,应该 再买点实用礼品才是。于是她找了一家店。「送礼吗?」店里的欧巴桑很客气的问道。「是啊!」秀媚说。「看你们不像本地人,探亲啊?」「哦……也不是啦!是送山上的八姑啦!」秀媚在店内浏览着礼品说。「八……八姑……」欧巴桑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。「是啊!你应该知道她吧!听说她挺出名的。」「是……是……可是……八姑她……听说从二个月前就失踪了,山上的屋子 早就没人了,你……恐怕要白跑了。」「失踪?不会吧!这阵子我去找过她几回了!一个多礼拜前我才来过呢!」「哦…是吗?可是…昨天隔壁上山砍竹子的阿伯才说……才说那屋子……」「呵!你们说的人可能和我说的不同吧!好吧!就这个好了,麻烦你帮我包 一下。」「不可能啊……」店里的欧巴桑虽然嘴上仍嘟嚷着,但还是帮秀媚包好了礼 物。一直到秀媚离开店很远之后,欧巴桑才飞快地冲出店外,嚷着左邻右舍,好 像碰到了天塌下来的大事一样。************在这次来找八姑的路上,秀媚已经一五一十的将所有发生的事告诉了儿子, 小志本不相信,但是自己却实是从八姑的屋子醒来的,再经过妈妈举生辰八字为 例,小志才深信不疑。「呵!恭喜啦!」秀媚才一进门,就听八姑笑着向她道贺。「八姑,恭喜什么?」秀媚知道八姑神通广大,但故意问道。「呵!恭喜你们母子……好事成双啊!」「八姑,一切都被你算准了,你真是厉害。」秀媚有点害羞地低头说道。「哈!哈!一切都是天意,只有这样,才是圆满啊!」「谢谢你,八姑!要不是那次在杂货店遇到那个阿婆介绍我到你这里来,我 们母子现在恐怕真被恶鬼所害了,对了,那个阿婆你认识吗?也真该谢谢她呢!说起来她和八姑你长得还有点相像哩!」「哦!我不认识,一切都是缘分啦!总是是有缘啦!不过……」「不过什么?」「你今天来找我是对的,因为我还必须再对着你们念一段咒,才能消得了你 们母子因为乱伦带来的秽气。」「喔!好啊!要怎样做呢?」「这……恐怕要会为难你……」「八姑请说吧!我们母子有今天,都是八姑给的,你要什么,我都可以为你 做。」「嗯……你们母子必须……必须在我这里做一遍……好让我施法。」「啊!这……」「我知道这很为难,不做也不要紧,只是……」「八姑!没……没关系……小志,你说呢?」「妈!我都听你的。」小志也明白自己一条命是八姑所救所以也没话可说。「那就等我一下,我起个坛!」八姑说着就开始整理起坛作法的东西,不一会就准备就绪了。「八姑!就在这里吗?」秀媚问道。「嗯!开始吧!」「来!小志,从后面。」于是秀媚掀起自己的裙子,双手扶在坛上。小志从后面褪下妈妈的三角裤,然后举起阳具从后面应声插入妈妈的小穴。就这样,屋子里母子两在坛前性交着,八姑在一旁念念有词的用柳枝在母子 身上洒水,插穴的淫水声交织着秀媚的淫啍,和八姑口中的念咒声,使得整个屋 子充满着诡异的气氛,而秀媚在儿子的抽送当中仿佛又听到了从身后传来的动物 低吼声音,但她只沉浸在强烈的快感当中,无暇多想。终于,小志在一阵狂插之后,将精液射进了妈妈的小穴,而随着秀媚快乐的 长呼声中,八姑的咒语也嗄然而止。「呵!大功告成了,再恭喜你们,相信你们母子会是世上最幸福的人了。」「谢谢八姑,要不是八姑,我怎能了解呢!也不能体会……母子……性爱的 快乐。」秀媚搂着儿子,满脸幸福的说。************而就在秀媚母子两恩爱地相拥着下山之后,八姑的屋子里传来一阵狂欢的声 音,除了八姑的声音之外,还夹杂着狗的吠叫声。在八姑的房里,八姑赫然全身赤裸地趴在床上,而她的背上趴着一条大型的 黑色土狗。更不可思议的是,那条狗的阳具竟然插入了八姑的穴里,不停地抽送着。「啊……太好了,扬儿……我们可以投胎了,啊……干娘……娘下辈子还要 给你干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************而当天晚上,住在山下的人家都在议论纷纷着,关于八姑赤裸着身子,和一 条大狗腐臭不堪,仿佛死了几个月的尸体被发现的事情时,秀媚正在客厅和儿子 淫乱的享受着母子性交的快乐。「啊…乖儿……干妈……用力干你的妈妈……你好会干穴……大鸡巴儿…… 会干妈妈的大鸡巴……妈要每天给你干小穴……妈下辈子还要给你干……啊…… 啊……」全文完

九九热爱视频精品,99久久免费视频6,99e热在这里只有精品-在线视频
本站成人内容收集于互联网,网站设立于美国,受美国法律保护。如果侵犯当地法令请自行离开!
统计代码